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风采录
“大国治贫”系列微视频
  • 美丽乡村
  • 驻村帮扶
  • 谈贫论富
  • 培训讲坛
  • 社会扶贫
  • 政策指南
  • 攻坚先锋
  • 产业兴县
  • 热点话题
  • 首页 > 滚动资讯 > 正文

    “花经济”如何“盘活”一个小山村

    2020年10月30日 09:27   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   

    在广西柳州市石碑坪镇下陶村九品香莲种植基地,驻村工作队员韦霁琛在搬运刚刚采收的九品香莲。新华社记者黄孝邦摄

      在广西柳州市柳北区石碑坪镇,下陶村种植的九品香莲正值采摘季节,池塘里溢满花香。近年来,这个西部山村大力发展“花经济”,走上了致富道路。

      因地制宜 凭“花”致富

      下陶村曾被当地人戏称为“山坳村”,三面环山,耕地稀少,曾经交通十分不便,同时产业薄弱,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,村子日渐凋敝。“那时是风过一身灰,雨落一脚泥,本村人往外跑,外地人也不进来。”说起以前的日子,下陶村党总支书记钟敏很感慨。

      如今,这里除了山仍旧翠绿,很多地方已大大变了模样:宽敞平坦的水泥路直通村里,曾经的泥瓦房变成了小楼房,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围起竹篱笆,种上花苗,打扮成一座座小花园。

      下陶村的发展,离不开花。68岁的村民覃引成如今闲时便到九品香莲基地务工,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,家里还种有3亩的紫荆花苗。她回忆,在2006年之前,村里还没有人培育花苗。和周边的村子一样,当时下陶村主要种植甘蔗,不同的是,其他村种甘蔗能致富,而下陶村的甘蔗种植,一直没有太好的效益。

      “各家土地都不多,平均三四亩,收成好时,勉强解决温饱,难以存下积蓄。”覃引成说,村里的土地大多位于丘陵地带,相对贫瘠,且甘蔗种植、采收都不方便。想要发展,还需寻找适合下陶村的产业。

      穷则思变。彼时,外出务工的村民在广东看到了紫荆花,便将一些紫荆花种子带回了下陶村。“种子都是在大马路边、公园捡的,那时候都没钱,不舍得花钱去买种子。”钟敏说,当时,只有胆子大的村民,才敢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土地用来培育花苗。

      2009年,紫荆花苗市场需求旺盛,一些村民通过紫荆花苗挣到了第一桶金。同年,在村委会担任村干的钟敏加入了培育花苗产业。“那时1公分的紫荆花苗能卖1块钱1株,3公分的15块钱一株,一亩地能赚好几万元。”钟敏说。

      柳州市海波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汤海波也于2009年放弃在广东经营的餐饮店,返回下陶村,发展紫荆花苗产业。他认为,花苗亩产值高,且当地的气候十分适宜种植,前景良好。

      钟敏介绍,如今村里种有2000多亩紫荆花苗,几乎家家户户都参与其中,除供应柳州本地做绿化外,还远销云贵川等地。下陶村近年来还拓展了不少花苗品种,发展了100亩九品香莲基地。“2000亩紫荆花苗每年销售额都有近700万元,九品香莲年产量约有60万朵,2019年收入200万元左右。”2017年,下陶村实现了全村1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整体脱贫。2019年,下陶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8000多元,同比增长约8%。

      花木经纪人搭建市场“绿色桥梁”

      随着花苗产业越做越大,产品如何卖得掉、卖得好、卖得久?这成了下陶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“普通的村民销路不多。”柳州市时鲜种养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覃向鲜说,花苗产量增大后,缺少足够的销售渠道,一些村民只能将花苗挖出来,拉到附近的集市上摆摊售卖。“有时卖不出,花苗也死掉了。”

      此外,当时村民的组织程度相对较低,村里的花苗售价混乱。“散户很多,有的要价过高,有的给钱就卖,忽高忽低的价格不利于产业的长远发展。”钟敏说。

      为了破解这些难题,当地党委政府开始引导村民成立合作社,同时培养一批花木经纪人。2015年开始,村里的专业合作社渐渐组建起来,如今,下陶村仅大型的花木合作社就有10个,经纪人近30人。“市场由经纪人去对接,一般村民只管种植。”钟敏说。

      “经纪人不但给花农们带回来信息,自己也带头培育新品种,优化当地的苗木种植结构。”下陶村驻村工作队员韦霁琛说。经过多年的探索,下陶村培养出了一套涵盖苗木培育、种植、销售的队伍。“平时村里的花苗都是经纪人和合作社帮忙销售,跟着订单走,有多大订单我们供多少苗,再也不用拉着花苗到处售卖了。”覃引成说。

      转型升级 释放“美丽经济”

      近年来,随着社会发展,苗木的市场需求发生变化,紫荆花苗的市场逐渐饱和,伴随而来的则是行情整体下滑,村民收入减少。

      此前大量供应紫荆花小苗的下陶村受市场冲击更为明显。“如今做紫荆花苗产业的人也越来越多,小苗市场已经饱和了。”汤海波说,像从前那样单一地供应小花苗,很难再有市场。

      转型升级迫在眉睫。“相比较过去苗小而量大的状况,花苗种植的专业化、标准化和品牌化才是当下的发展方向。”石碑坪镇农服中心主任陆安妮说,在她看来,换个思维理解市场下滑,就是苗木产业结构的一个调整期,也是提升标准的过渡期。

      陆安妮认为,虽然小花苗行情不比从前,但在市场上尺寸大的苗木还是供不应求。“要跟市场接上轨,不仅品种要好,树形要好,档次也要提高,符合市场需求才有出路。”

      为了适应市场,下陶村从调整供给侧发力,看准市场曲线播花种,合理调整苗木供应时段,同时将小花苗的种植面积缩小,逐渐转变为培养成品紫荆花树。此外,针对市场需求,村里渐渐拓展种植其他花苗品种。

      与此同时,一些花产品开始往深加工方向发展。覃向鲜种植的九品香莲,除供应花苗外,形成了集莲花种植、采摘、烘干、包装和销售的完整产业链,打造花茶产品,带动下陶村30多户农户就业。

      “花经济”不仅直接带动村民增收,还将村容村貌变得更加美丽。如今的下陶村里,粉色和白色的紫荆花,紫色和蓝色的蓝楹花,黄色的黄花风铃木,金色、紫色、黄色和蓝色的九品香莲,各色花卉随着季节变化而绽放,下陶村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彩虹村”。(记者 农冠斌 麦凌寒)


    (责任编辑:景远)

    分享到:
    35.1K
    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风采录
    “大国治贫”系列微视频

    “花经济”如何“盘活”一个小山村

    2020-10-30 09:27 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
    分享到:
   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7190)
     (京ICP证140554)